卡塔尔危机:制度缺失下的尼泊尔外劳困境

2020-06-21 560人围观 ,发现65个评论
卡塔尔危机:制度缺失下的尼泊尔外劳困境

    卡塔尔危机:制度缺失下的尼泊尔外劳困境

    卡塔尔在今年六月,被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多个中东国家,指其资助恐怖组织,继而实施外交封锁及切断交通来往,危机至今未除。卡国人口二百六十万,但其中近九成皆侨民及外劳。尼泊尔独佔卡国输入外劳四成,目前旅卡尼国外劳估计逾四十万。断交消息传出后,尼泊尔国民申请卡国工作签证数量急跌。交通封锁造成的粮食短缺除了严重影响居民生活,更暴露了在制度缺失下外劳的困境。

    笔者目前在尼泊尔加德满都的“移民与国际关係中心”(Center for Migration and International Relations)实习,该机构致力为由尼泊尔出国工作的劳工提供法律和资讯援助、为政府的外劳决策提供意见等。本文旨在藉今次卡塔尔外交危机,分享通过电话访问旅卡外劳取得的第一手资讯,分析本次事件如何凸显卡塔尔外劳制度缺陷,并探讨尼国政府未来应在类似危机中担当何种角色。

    尼泊尔外劳:受危机影响程度各异

    据本中心一位驻卡代表观察反映,由于断交令建材难以从沙特阿拉伯进口,卡塔尔大量建筑项目受延误,部分建筑公司已开始要求外劳回国放无薪假期。同时,一些经常往返沙、卡两国的货车司机,甚至被迫滞留在沙国边境。目前资讯混乱,且各公司处理手法不一,遭提前解僱的外劳未知何时能获遣散费,亦不肯定需否找新僱主和重新签约。

    在资讯不通期间,易因谣言导致恐慌。例如在危机发生翌日,菲律宾政府即以政局不稳和粮食短缺为由,停批外劳赴卡国工作。反而尼国政府反覆强调一切如常,继续批准国民赴卡,这令当地尼国外劳担心自身处境。目前已有逾三十万卡国国民和外劳离开该国。

    另一位笔者访问的尼泊尔外劳今年廿五岁,在卡塔尔工作了五年,目前任职食品批发公司管理人员。他表示自危机发生后,公司发布内部通告,警告员工不得向外人透露卡塔尔国内情况。而且卡国政府对国内言论监察甚严,因此他再三叮嘱访问要匿名进行。据他所言,其公司无法从主要贸易国(如沙特和阿联酋等)进口食品,导致食品涨价。然而该公司正积极与欧洲和土耳其的食品供应商合作,以扩大货源、确保食品供应稳定。与上述建筑公司不同的是,该食品公司并未减薪或裁员,反而在七月增聘了七名尼泊尔员工。

    不过,即使旅卡尼国外劳受本次事件影响程度不一,他们仍是处于社会最底层、最先受政经变动所波及的人群,因其职业流动性和适应能力皆受卡国的外劳制度严重束缚。

    卡塔尔:卡法拉制度綑绑外劳

    旅卡外劳在本次危机中首当其冲,原因是“卡法拉制度”(Kafala System,即保证人制度)的缺失。波斯湾阿拉伯国家普遍实行此制以管控外劳,主要是建筑工人和家佣,要求所有外劳都要有一个国内保证人(通常是其僱主)。保证人负责外劳签证和居留权,大部分工人护照都被僱主没收,未经其批准,无法自由出入境和转工。卡法拉制赋予僱主权力以高度操控外劳的收入和人身自由,违反世界人权宣言和国际劳工组织公约,被斥为“现代奴隶制”,在2014年曾被联合国促令改善。

    据尼泊尔劳工及就业部2016年报告显示,卡塔尔是尼国外劳的第二大工作目的地,佔19%(首位是佔逾34%的马来西亚),当中大部分投身卡国建筑业,尤其是2022年世界盃建设项目。在国际特赦组织今年六月出版的报告中,表明在卡工作的外劳常受制度性剥削,如遭僱主拖欠或拒付薪金、在极端高温下超时工作等。英国《卫报》在2014年揭发旅卡尼国外劳的死亡率是每两日死一个。

    卡法拉制度的缺陷因本次危机而更形突出。例如很多尼国外劳儘管遭解僱或拖薪,却无法转工或离开卡国。他们有98%都是男性,外滙是其家庭唯一收入来源,故外劳当前困境亦令他们在尼泊尔的家人生计陷于停顿。然而,包括半岛电视台在内的卡国媒体都有意无意地忽略今次事件对国内外劳的影响,因为外劳多居住在远离市区的外劳营,以及长时间工作令他们无法与一般居民沟通,成了“被遗忘的大多数”。

    尼泊尔政府:危机中的角色

    有尼国官员最近声称对卡塔尔局势感到乐观,相信危机很快得到解决,不会影响当地外劳。然而此说法未免过于乐观,因为撰此文时波斯湾国家已宣布要将对卡制裁升级。同时,受制度约束的外劳在动荡之中根本没有讨价还价能力。多数外劳在出国前已被中介层层剥削,债台高筑,除了继续为原僱主工作外别无选择。

    一位旅卡尼泊尔外劳抱怨,他和一众同乡从来不相信尼国驻当地的大使馆有任何作用。他在卡国工作五年,都没去过一次。但要指出的是,尼泊尔大使馆确有为国民提供领事服务,如文件认证、遗体运送归国等。另外,在2015年尼国地震后,尼国驻卡大使就曾公开指责承办世界盃场馆的建筑公司拒让尼国外劳回国奔丧,并施压于卡国政府,要求从制度上改善外劳待遇。

    有些外劳开始想起1990年科威特战争爆发时,印度政府出动民航客机接回近十八万侨民,而一旦冲突再起,尼泊尔政府有没有此能力?虽然笔者接触的两位旅卡尼泊尔人都反映,至今卡国市面和物价大致正常,但若形势恶化,尼国当局可做的其实不多,甚至它连确实的外劳数字也没有。尼国政府鼓励和批准数以百万计国民(逾14%本国人口)出国打工,因外劳滙款是重要经济支柱,可是只有少于1%国家财政预算是用于保障劳工权益。

    本次事件令人质疑尼泊尔究竟有无做好危机反应机制,在突发事件发生时保护国民。尼泊尔虽是个内陆小穷国,国际活动空间有所限制,但它身为多个区域及国际合作组织的成员,如南亚区域合作联盟、国际劳工组织等,应当履行国际责任,对维护国民权益也是责无旁贷。

    林君朗

    (作者为英国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国际关係学生)

不容错过